第348章 谁才是凶手?
书名:龙王医仙 作者:妖枫逐月 本章字数:3061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11:03:52

第348章谁才是凶手?

“我说你怎么一点儿没有宗师气度,原来是在这等着我们呢!”

范文哲冷笑道:“你故意装作委曲求全的模样,然后再诱导我们和你对峙,将问题的关键锁死在证据上。若我们拿不出相应的证据,却在今日强拿你,你拼命逃出去后散播消息,在场之人便都是你的佐证。”

“到了那个时候,武盟的威严和公信力尽丧,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便不敢随意对付你。你乃当世宗师,除了武盟之外无人能对付你,到了那时武盟都不敢随意对你出手,你便可以当世逍遥。你看,我说的对吗?”

“什么,他竟是打的这个主意?”

“当真好算计!”

许多人心中怵然一惊,眸中露出恍然之色。

白玉珠面露喜色:“这家伙真讨厌,每次都智珠在握,却害我们担心。”

罗胜、刘庆几人也是松了口气。

“夏兄,你这是要吓死我们吗?”

颜皎月眸中异彩涟涟,秀拳紧握,心中喃喃低语着:“你这个家伙,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?”

张狂霸道,桀骜不驯,却又不是纯粹的莽夫,反倒智谋过人,算无遗策。

要知道颜家、方家等几个望族的计划连她都没收到半点儿风声,夏天却猜到了,并且以此给众人设了个局。这份心智...太可怕了。

“不对,绝不止如此。”

方恒心中咆哮道:“这个家伙如此强大阴险,费尽心思设局怎么可能只是为了自保?他绝对有更深层次的计划,谁若把他想的这么单纯,谁便会倒大霉。”

夏天此刻也不再是刚才那副紧张、慌乱的模样,而是负手而立,眉宇间涌动着惊人的飞扬和桀骜:“你说的都对,这就是我的计划。可哪怕你现在猜到我的计划又如何?我自己做过的事我自己知道,我在云省省城根本就没杀过普通人,你们没有证据,你们动不了我!”

“你们,只不过是工具人罢了,哈哈哈...”

“放肆,小辈你怎敢如此!”

纪长青震怒,眸中几欲喷出火来。

他不止是高高在上的宗师,更是六省武盟的统领,今日竟被一个小辈算计,还被说成是工具人,他怎能不怒?

“长青宗师,稍安勿躁。”

范文哲也不恼夏天的嚣张跋扈,脸上反倒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:“既然他要证据,那我们便拿出证据,让他死个明白。”

“嗯?你是何意!”

纪长青不由皱起了眉头,有些不解。

他们来之前想的便是镇杀夏天,哪准备什么证据了。

范文哲淡淡的道:“我来之前怕出现意外,所以预先做了些准备。你,出来吧!”

随着范海潮话语落下,人群中有一道身影缓缓走了出来。

他取下头上的帽子,满脸阴冷的看着夏天:“夏天,你...认命吧!”

夏天眸中浮现一抹疑惑:“你是...”

“刘岩,是你!”

夏天不认得刘岩,但刘庆却第一眼认出了刘岩,脸色狂变。

刘岩昔日利用郭存旭算计夏天的妹妹,结果被暴怒的夏天重创,而后以宗师真元使其在刘岩面前爆成了碎渣,以示警告。

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,刘庆恰好是一个。而郭存旭,乃是普通人。

夏天杀他,乃是犯了对普通人出手的大忌。

刘庆冷喝道:“刘岩,你怎么会出现在这?这里不是你能掺和的,给我滚回去!”

“哈哈哈,刘老二啊刘老二,你害怕了吗?”

刘岩狂笑道:“你害怕你的主子死了,你如今的一切便灰飞烟灭了,你怕你的主子死了,刘家再无你的容身之地是吗?可我告诉你,今天你主子必死,你必被打落尘埃。”

“区区一个次子,竟敢不自量力的觊觎我刘家产业。可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,你再多算计也是枉费心机。”

刘岩狞笑着,抬手指向夏天:“诸位大人,这夏天数月前因私怨杀我下属郭存旭,并且让你粉身碎骨,凄惨无比,简直是凶残恶毒至极。郭存旭,乃是彻头彻尾的普通人,连几招庄稼把式都不会,可却被夏天这个堂堂宗师镇杀。”

白玉珠、罗胜等人脸色狂变,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。

他们万万没想到几个月前的事竟会被翻出来。

刘岩狞笑道:“姓夏的,你想不到自己会有今天吧?你想不到自己身上致命一刀会是我刘岩捅的吧?你是厉害,年请求权白手起家,身家百亿,更是高高在上,潜力无限的少年宗师。可是,你不该这么逼我的,兔子急了还咬让你,更何况是我?”

“另外,我还知道夏天在青海杀了一个叫林志飞的富二代,也是普通人。”

“我还知道,他在青海打断了赵家两位少爷的腿脚,他们也是普通人。”

“我还知道,他杀了青海周家的周玉鹏、周玉虎两兄弟,他们也是普通人。”

随着刘岩话语落下,夏天身后的人群中立刻有人高喝道:“刘少说的不错,我是青海旁边陈江之人,这些我们都知道。”

“我是大象音乐的老板,因为夏天搞垮了天马娱乐,我对此事十分关注,我也可以作证。”

“我飞龙公司和长青集团合作,去青海考察过,也知晓这些事。”

“刘少说的这些事,我也可以作证...”

倏然,人群中,有十六七个人齐齐站出来,为刘岩作证。

一瞬间,所有人脸色皆是狂变。

他们以为对方只是临时起意,可没想到对方是早有预谋,早已编织出了一张巨网,等待夏天入套。

“哈哈,夏天你还有什么好说?”

范文哲大笑,脸上满是快意。

瞬间,夏天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,冲着范文哲嘶吼道:“你们算计我?你们竟敢算计我!你到底是谁,你为什么要处心积虑,置我于死地?我到底和你有什么仇?”

范文哲看到夏天这般歇斯底里,气急败坏的模样后心中的快意更盛,用唇语说道:“姓夏的,颜皎月是我范文哲的女人。虽然我不知道具体情况,但颜家竟差点儿因为你,取消了颜皎月和我的婚约,这是十恶不赦之罪。”

“今天,我必要你死无葬身之地,好洗刷你的罪孽和我的耻辱。”

纪长青赞赏的看了范文哲一眼,神色威严的道:“夏天,如今你以宗师之身镇杀凡人,证据确凿,不容抵赖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范海潮看向自己儿子的目光也充满了赞赏。自己的儿子知道谋后而动,这是...长大了啊。

陈大江咬牙切齿,满脸恨意和快意。

这个夏天,罪责确凿,今日必死。

夏诗琪心中冷笑连连,等到夏天被定罪,认怂的时候自己再暗示一番,他还不跪下来求自己?

“原来,你是为了一个女人,所以才这么恨我啊?”

夏天的神色忽然平静了下来,脸上浮现嘲弄之色:“一个因女人迷了心智,没了脑子的废物,也想设计害我,你配吗?”

“陈寒,出来吧!”

随着夏天话语落下,一道矫健的身影从暗中走出。

看见这道身影陈大江顿时如遭雷击:“寒、寒儿,你没死,你还活着?”

陈大江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,寒儿的身身分明还在家中放着,他要等拿了夏天的头颅给陈寒祭奠后再下葬的,可现在陈寒竟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这简直不可思议。

“鬼,鬼啊!”

比陈大江反应还大的则是刘岩,当日他伪装成夏天后,分明一刀刺死了陈寒,可今天陈寒却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眼前,他怎能不惊?

陈寒满脸恨意的看着刘岩:“姓刘的,你算什么东西,也配在夏宗师的布置下杀我?”

陈大江冲过去抓住陈寒肩膀:“寒儿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没死,你还活着?”

陈寒道:“爸,我没死。夏宗师当日传授我功法,在我身上留下了一股力量,是这股历练保了我一命。这些天来的沉睡,也是这股力量在为我恢复伤势。”

“这,这...”

陈大江目瞪口呆,万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。

夏天淡漠的看着纪长青等人:“什么时候起,一个杀人凶手也能指责别人杀人了?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